阴阳禁忌 第66章:三足麒麟炉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

    “菲菲姐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不是用嘴说的,我去屋里把那五叠百元大钞拿了过来,还拿了支笔,把我要说的话写在了钱上。一张写一句,写完就从门缝塞进去。

    五百张钱,我可以写五百句,就不信哄不好阎菲菲。

    “你在搞什么?”

    在我连着塞了二十多张百元大钞进去之后,阎菲菲终于是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给你道歉啊!”我说。

    我塞在门缝里的钱动了,应该是阎菲菲把它们捡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噗呲……”

    是阎菲菲的笑声吗?虽然那声音很小,还隔着门,但我还是听到了。

    所谓一笑泯恩仇,既然阎菲菲给我逗笑了,那不就是说明,我已经成功地把她给哄好了吗?

    “不够!还不够诚恳!”阎菲菲说。

    我就知道这娘们会见钱眼开,于是赶紧的,又拿起百元大钞在那里沙沙地写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都写完一叠了,一万块就这么出去了。虽然这五万是阎菲菲给我的,但却是我自己凭本事,在慕容先生那里省下来的啊!自己省下来的,就是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算了!钱财乃身外之物,反正以后把这娘们取回了家,我的钱不就全都是她的了吗?

    舍不得花钱套不住孩子他娘!

    坚定了这个想法之后,我继续在那里写了起来。

    钱还有三叠半,但我词穷了,不知道改写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开始重复了?”门里的阎菲菲问我。

    “该道的和不该道的我都道完了,实在是没话说了啊!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没话说就滚回屋里去睡觉!”

    花了一万多块,写了一百多句道歉的话,当然里面也夹杂着不少的情话,居然换不来阎菲菲开门见我一面。怎么想,怎么觉得这有些亏啊!

    不过好在,阎菲菲好像已经原谅我了,不再生我的气了。

    拿着剩下的三万多块,我开开心心地回了屋。

    就我这张贱嘴,一不小心就会惹阎菲菲生气。有了第一次,肯定会有第二次。万一下次我再把她惹生气了,应该怎么哄啊?

    现在我俩离老夫老妻还远,要哄她不能一招鲜,得每次都来点儿不同的。

    在床上独自翻滚了一会儿,我便睡着了。

    在我睡得正香的时候,耳朵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痛。原本在美梦中的我,就这么硬生生地给痛醒了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一看,发现是阎菲菲。

    穿着一身黑色吊带睡裙的她,正笑吟吟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干吗啊?”我往窗外看了看,发现还是黑的,便不耐烦地道:“天都还没亮,干吗把我揪醒?”

    “天黑好干事,天亮了还怎么干?”

    阎菲菲这话说得有些暧昧,加上她现在这穿着,我一个没忍住,便想歪了。

    “在我床上,还是在你床上?”我知道阎菲菲说要干的事,不是我想的那事,但我还是最贱地撩了她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皮子又痒了是吧?”

    阎菲菲抓起桌上的鸡毛掸子,“啪啪”地对着我的屁股来了两下。

    之前给她掐的伤都还没好完,又挨了两下,痛得我自然是死去活来,顿时就感觉屁股不是自己的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这么狠啊?我不就是开个玩笑吗?”我捂着伤痕累累的屁股说。

    “快点儿滚起来,干正事了。”阎菲菲“啪”的又对着我屁股来了一下,不过这次她没用鸡毛掸子,而是用的手。

    我起了床,问:“搞什么事情啊?”

    阎菲菲从身后拿了张符出来,我定眼一看,发现是那张被吴半仙封了的引鬼符。

    “这玩意儿拿回来,就得解封。姐姐我刚才醒来之后,夜观天象,发现此时正是解封之时。”阎菲菲装出了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,晃着脑袋对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解封啊?”

    对于解封这引鬼符,我多少还是有些好奇,甚至是有些期待的。因为我不知道,在解封之后,会发生什么事儿。

    “你去拿点儿贡香,咱们到楼下去。”阎菲菲说。

    贡香是比较金贵的香,一炷就要好几百块,是放在二爷爷屋子里的。我去拿了一些,便下了楼。

    阎菲菲弄了张小桌子,摆在了屋子的西北角,她打开了门窗,外面那皎洁的月光洒进来,把桌子给铺满了。

    小桌子上摆着一个小香炉,是红铜做的,看上去很精致,而且还很有年代,应该是个古物。

    “这小香炉以前没见你拿出来过啊?”我问阎菲菲。

    “三足麒麟炉可是方圆斋的宝贝,一般情况是不会拿出来用的。上次用它,还是我小时候,都是近二十年前的事了。”阎菲菲说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没有这三足麒麟炉,便解不了引鬼符的封印啊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光有三足麒麟炉是不行的,还得有贡香,当然最重要的,是得有姐姐我。”阎菲菲指了指那小桌子,道:“月色满桌,麒麟贪血。”

    “麒麟贪血是什么意思?”我有点儿没听明白。

    “先把贡香点上。”阎菲菲一脸严肃地看着我,道:“三跪九叩,少不得一跪,缺不得一叩。若是偷了工,减了料,那是对神灵的亵渎!”

    不就跪三跪,磕九个头吗?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跪一次磕三个头,不一会儿的功夫,我便把这三跪九叩之礼给行完了。按照阎菲菲的说法,每跪一次便需敬一炷香,我一共跪了三次,自然就恭恭敬敬地插了三炷香进那三足麒麟炉里啊!

    “一物从来有一身,一身还有一乾坤。能知万物备于我,肯把三才别立根。天向一中分造化,人于心上起经纶。仙人亦有两般话,道不虚传只在人。”

    阎菲菲从嘴里念了这么一番话出来,然后将那引鬼符递给了我。

    “咬破左手食指,以唾液为引,将指尖血涂于符中蛇血之上,然后将引鬼符置于三足麒麟炉之前。”

    我照着阎菲菲说的做了,在把指尖血往蛇血上面涂的时候,我隐约能感觉到,好像有一丝阴冷之气,顺着我指尖的破口,钻进了我的手指。

    放好了引魂符,我需要做的事便做完了。于是就跟阎菲菲一起,静静地站在了桌旁,盯着那引鬼符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变淡了,引鬼符上那个用来封符的血点好像变淡了。

    三足麒麟炉里插着的那三炷贡香突然一下子燃得好快,不一会儿的功夫,那香就下去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贡香越来越短,引魂符上的血点越来越淡。

    “香尽封解。”阎菲菲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“在封印解了之后,会不会出现很危险的情况啊?”我有些担心地问阎菲菲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阎菲菲面无表情地接过了话,道:“我们去拿这引鬼符的时候,吴半仙不是问你想没想好吗?当时你说想好了,自然就应该能预料到,解了这引鬼符的封印,是一件很危险,很冒险的事啊!”

    虽然我不相信阎菲菲会坑我,但听她这话,我总有一种自己被她坑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给我交个底,我们会遇到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被封印过的引鬼符,因为被镇过,戾气自然更重,比没被封印过的要厉害百倍不止。你问我会遇到什么,我不知道,也不敢去想。”阎菲菲很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把这封印打开干吗?这不等于是找死吗?”我无语了。

    “不入虎穴焉得虎子,不入死地,何来后生?”阎菲菲叹了口气,道:“本来我也不想这样的,但天意如此,别无选择。现在事已至此,咱们只能祈祷,自己的命能硬一点儿,能把这劫给扛过去。”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